《六呎風雲》如果埋到六呎深的土裡可以,沒道理活著不能和解

《六呎風雲》是一部老牌美國影集,距今已經超過20年了。片名指的是人死後埋在六呎之下的土裡,故事主角是經營葬儀社的一家人。

在每一集的開頭,總是會有一個人死於意外,可能是病死、被打死、被天外飛來的球敲死等等,而劇中最注重的工作,是幫死者恢復面容,讓他們得以在開放棺木中跟家人告別。

這部片很有意思的是,每個家庭都有各自的問題,從主角一家人到死者家屬都一樣。

因此這個幫屍體化妝的工作,就顯得十分有寓意。

在美國,告別式講究的是死者留給大家什麼形象,通常電影會演到親朋好友上去致詞,內容是過去他們的相處,可能是有趣的或感動的小故事。

但在這部片裡,卻很少演到親朋好友上台致詞,因為劇中更著重在他們真實的感受,藉由籌辦喪禮的過程中直接演出來。

有的人是超有名的演員、有的是不敢跟爸媽出櫃的同性戀(卻因為社會事件而全國皆知),也有剛出生幾個禮拜的小嬰兒。

這些人來到這個世界,然後又離開這個世界,他們對家人造成了什麼影響?有的人長期受到忽視,有人則是備受疼愛,但最後他們都得裝進這個小箱子,然後埋到六呎深的土裡。

我認為這部片最成功的地方在於,每個死者的背後,都會對應到主角家庭的問題,這種一生一死的對比真的令人印象深刻。

因為逝者已矣,所以很多事情可以輕易地算了,像是本來不接受同性戀的爸爸,在兒子死後終於釋懷。

那為什麼兒子活著的時候,會沒辦法釋懷呢?難道活著的兒子不重要嗎?

葬儀社的工作是撫慰家屬,但他們自己家庭也有龐大的問題,只是他們一直視而不見,仿佛只是因為這個家族企業而聚在一起的同事。

他們擅於幫屍體化妝,對家人們也是厚厚的武裝,隨著爸爸意外死亡,經營權落到兩兄弟上,矛盾便一次爆發出來。

隨著一次次的葬禮,在死與生的對比下,他們才終於慢慢打開心防,為什麼不呢,難道要等到葬禮再和解嗎?

值得一提的是主要角色們的演技,主要經營者是一對兄弟,弟弟大衛是同性戀,但一直不敢跟家人坦承。

大衛是很有責任心的人,他在哥哥離家後,一肩擔起家族企業繼承人的工作,想不到爸爸的遣囑卻把這家葬儀社留給”他們兩個”,其實爸爸一直認為哥哥有做葬儀社的才能,對哥哥寄予厚望。

大衛努力想把事情做好,卻好像欠缺了某種特質而不被待見,就像他努力工作、努力學習,卻因為同性戀的身份而備受岐視。

第一季的大衛每次出場,真的都讓人感到緊繃,從一開始咄咄逼人的討厭模樣,到後來讓人心疼的揪心感覺,到最後每次放飛自我的重大決定,在劇中的展現都淋漓盡至。

其他角色的也面臨著不下大衛的困境,這是一部情緒很滿的片,但就像主角一家人擅於壓抑情感,劇中的情緒一點也不戲劇化,反而是出現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。平淡,但卻很濃烈。

三明治先生
三明治先生
文章: 586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