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美國女孩》—愛加上逃避,看起來就不像愛了

每個人都很壓抑,每個人都戴上面具,只有展現自己的脆弱,才能獲得和解。

《美國女孩》的劇情是媽媽原本帶著兩個女兒在美國生活,因為得了癌症回台灣治療,國中的姐姐和國小的妹妹也轉學回到台灣就讀。

不同於妹妹的逆來順受,姐姐一開始就十分抗拒回來台灣,因為他在美國是優等生、還有一個要好的朋友潔西,而且她在美國可以騎馬,她好愛騎馬。

之後媽媽開始接受治療,從言談中知道病情不容樂觀,媽媽很擔心爸爸與兩個女兒,因為在美國的幾年裡,都是她獨自一人照顧女兒。

媽媽想跟爸爸提醒一些注意事項,但每次一講就吵架;而姐姐在學校成績一落千丈、被同學排擠,情緒也一直不穩定,對照顧妹妹也非常感冒。

身為觀眾,我們不知道姐姐跟媽媽這對母女,以前的相處是怎麼樣,但姐姐回台灣唯一的朋友幫我們問了:「為什麼你要對媽媽那麼壞?」

姐姐回答:「因為他本來可以做得更好。」

「如果這已經是她最好的一面了呢?」

「……」姐姐回答不出來,因為他先前的回答根本不是原因。

回到台灣後,要看到姐姐笑的時候,只有在她想起騎馬的時候,朋友問她騎馬是什麼感覺,她回答:「就像時間都靜止了。」

我們到最後才知道,原來騎馬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,更是姐姐心中的那匹馬的隱喻。

因為她想讓時間靜止,所以不斷讓心中的馬奔騰,讓情緒一股腦宣洩出來,其實是想讓媽媽不要死掉。

在美國時媽媽沒有得癌症,回來台灣就得面對媽媽癌症的事實,所以她打從一開始就不喜歡台灣的生活。

而爸爸也不想面對媽媽癌症的事實,每次一講到「萬一我死了」、「以後你記得」爸爸就用憤怒來掩飾,因此他們總會大吵一架,吵到不可開支。

就連妹妹也戴上面具,在媽媽面前表現得天真可愛,其實內心早就有成熟的一面了,在媽媽沒看到的時候,對姐姐說「你對媽媽這麼壞,是不是想要他們離婚。」

在家中充滿了情緒的時候,妹妹扮演了家中的潤滑劑。

其實大家心裡都不好受,如果你只看電影的前半段,會覺得為什麼媽媽明明生病了,大家卻不斷跟她吵架。

其實他們出發點都是愛媽媽、不希望媽媽死掉,所以不去面對這件事,把現實套上濾鏡,仿佛爸爸不學會照顧小孩、姐姐能回到美國,媽媽就不會死掉。

隨著衝突一次次升級,眼看就要一發不可收拾的時候,在憤怒與恐懼交疊之下,脆弱也不小心透露了出來。

看到對方的脆弱,家人們馬上用愛來包覆它,這些愛最終擊退了壞情緒。

這是一個典型的台灣家庭、典型的青少年叛逆、典型的意外變故,《美國女孩》訴說了一個關於逃避的故事,不要逃避脆弱、不要逃避展現愛。

三明治先生
三明治先生
文章: 584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