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不是正義使者,只是破壞正義的使者

  在PTT看到有人分享了全聯的咔辣姆久特價的消息,剛好我最喜歡的口味就是這個勁辣唐辛子,但打開文章後越看越不對勁。

很多人說跑了幾家全聯都找不到,特價根本看得到吃不到,既使有人點出全聯缺貨的特價品,是可以向櫃台訂貨的,但仍然有人被店員告知不能預訂。
下面就有人留言了:如果店員說不能訂貨,我會馬上手機拿起來錄影並詢問員工編號,告知店員將會向客服投訴。
你是不是也覺得這種作法有點過激了呢?我其實也覺得,但讓我更覺得病態的是其他事。
有些人馬上化身了正義魔人,訴諸於店員也是勞工,何必為難勞工;有些人說不吃不會怎樣,講到權益、投訴根本是恐嚇;更有人直指這就是花錢是大爺的心態。
現在問題是,你認為建議人的做法不妥,可以自己思考既溫和又能達到目的的做法不是嗎?為什麼要化身正義魔人砲轟建議的人,要知道他提供方式對自己可沒什麼好處。
這就是網路語言最大的問題,大家都在忙著挑別人的毛病,做法太強硬不行、用詞太粗俗不行、甚至連買個味全的東西都會被砲轟。
你想抵制黑心廠商沒問題啊,但別人未必有這種想法,為什麼別人買了你認為不能買的東西,就該在網路被砲轟?
在政治上就更嚴重了,動不動就被貼上中共同路人、塔綠班、投降主義、4%仔,在學校你要討好小圈圈才能加入,出了社會你只要唱反調,人家就會把你加入另一個小圈圈。
大家追求的好像不是正義,而是我認為什麼是對的,你也應該這麼認為。問題是,你都不想知道別人的想法嗎?這不是辯論的基礎嗎?
扯遠了,回到咔辣姆久的例子。我真心不能理解,只是討論買個餅乾,竟然也能吵架,是沒其他事好做了嗎?
可能有人覺得這種偏激的作法不該被鼓勵,如果大家都這樣做,店員不就整天被恐嚇就飽了,正事可能也不用做了,全聯本來就排很長的隊又要再繼續加長之類的。
他們沒想到的是,一個意見出來後本來就會有正反意見,但是非對錯人家自己會判斷,這種做法其實跟同志結婚就沒辦法教小孩一樣可笑。退一步來說,如果網路言論真的有這麼大的影響力,那大家都像這樣指責別人的態度,也不是一個好的風氣吧!
最近在看《人慈》這本書,裡面提到,即使像是希特勒的部下,殺了超過500萬人的阿道夫。艾希曼,他其實也認為他在做的事是正義,是基於讓人類民族更好的理念而做的大義。
幾年前的《鄉民的正義》這部片,也是在探討自以為是的正義,當時的主要手法是人肉搜索。現今人肉搜索已經沒這麼流行了,改以謾罵、打壓、貼標籤的形式出現。
以前看到惡質言論(對自己而言),就是把說話的人找出來好好懲戒一番;現在看到惡質言論,則是把他噴到不敢再講話,不行的話就貼上標籤,叫自己的同路人千萬別信他。其實沒什麼不同,還是打著正義之名做著惡質之事。
如果你知道這件事是錯的,大多數人都會有所節制,最怕的是以為自己在做好事,例如網路砲轟不能苟同的意見,並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對的人。
如果看到自己無法苟同的言論,先想想有能不能從中提取有用的東西,真的一無所取,就別理它就好。這世界的正義應該是,有人會採取跟你不同的做法,而你應該尊重它。
三明治先生
三明治先生
文章: 584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