膽小鬼賽局與景氣循環股,用生魚片比喻你就懂

昨天從蘭嶼回來,經過後壁湖要買生魚片,近期後壁湖的店家開始訂下各種規矩:生魚片要配熱炒、不能打包、不能外帶、外帶要減片等等。

這些規矩看起來都很不合理,開店還怕人吃,乾脆漲價不就好了。

我其實是不吃生魚片的,不過要奉命要包回家孝敬父母(有冰箱),所以我早就思考過去買生魚片的戰術了。

首先,我回後壁湖時正好是中午要吃飯,那裡就像台中港一樣,裡面會有大量熱炒店在搶生意,所以我一定要先表明態度:不給外帶我就不吃。

我想昨天是平日中午,他們生意也不會太好,所以態度應該會軟一點,不過也是找了四五家,終於有一家屈服了,說是讓我外帶只是要減片。

吃完順利外帶了兩組生魚片,回去一直在想,其實如果生魚片對他們來說還是有賺頭,應該不至於這麼多家都拒絕我的外帶,仔細思考後,覺得他們也陷入了一個僵局。

大家對後壁湖的印象就是生魚片很便宜,200塊可以吃40片,以前有不少南部人還會專程去生魚片吃到飽。

這幾年物價上漲了,菜單上所有的菜都漲了,唯獨就是生魚片沒漲,還是200元/40片。

因為大家都是為了生魚片來的,你只要一漲價,這裡這麼多家店,就沒道理吃你家的。

雖然生意人說的話不能盡信,但我還滿相信他們生魚片真的沒賺錢,最起碼沒辦法打平人事店租這些成本。

沒辦法漲價,賣了又虧錢,只好訂下一大堆規矩,再從其他熱炒菜賺回來。

這種情況要等到店家都撐不下去 ,聯合漲價生魚片才會改善,如果有人率先發難,生意保證會被搶光。

這就是「膽小鬼賽局」,先轉彎的就輸了,但大家都撐著,可能最後就一起撞車,誰也討不到便宜。

有點像科技業、製造業的景氣循環,大家產能過剩後,誰都討不到便宜,不過為了打消庫存虧錢也得賣,有些底子比較弱的廠商就撐不下去,其他的廠商就可以爽分這些市佔,最後就可以大賺一波。

當然生魚片的問題是成本太高,不過賣了虧錢與競爭激烈的本質是差不多的。

既然已經有店家願意接受外帶,我想暑假快過完了,很快所有的店家都得屈服了。

想一想生魚片賣這麼便宜,如果不小心有個細菌感染什麼,可就吃不完兜著走。真的是賺麵粉的利潤,擔的卻是白粉的風險,如果是要投資,一定不要挑這種行業。

這種就是所謂的紅海,以前的太陽能、面板、航運、被動元件都是這種的,也是很常見的景氣循環股。

有些像是太陽能,競爭對手倒掉了以後,撐下來的可以享受勝利的果實,不過其中多少有各國政府的幫忙(台灣推動綠能、美國對中國太陽能課稅等)。

比起來還是擁有技術門檻的比較值得投資,如果要我選,一定選高級日本料理店,毛利高預約可能又滿到一年後,想漲價就漲價,不用擔心生意被搶走。

投資上也有很多高級日本料理店,也是許多價值投資人不斷在追尋的標的,但要小心所謂的價值陷阱,就是指果你買的價格,如果是30年後才回得了本也沒有用。

三明治先生
三明治先生
文章: 584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