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貴人就像病毒,保持距離就沒你的份》

大家生命中有沒有遇過貴人呢?

我高中以前都還滿順遂的,高中唸第一志願,大學雖然沒上四大,不過也只低了一級。
但一上了大學,可能是之前壓抑太久,一下子就如同脫疆的野馬。
當時我遊戲都是直接玩到天亮,早上的課能上就上,下午的課想上就上,這樣混著混著,大一倒也不過被當了幾科而已,大二繼續。
又繼續了半年,學期末到了,被當了12學分,剛好達二一門檻。
這可不得了,大一雖然被當,至少沒二一,爸媽看了臉色鐵青,但也就這樣而已,如果被二一可不是開玩笑的。
我猶豫了幾天,決定找一個最慈眉善目的教授問問,還很「俗啦」的寄E-mail,求情看能不能放我一條生路。
教授倒很阿莎力,他只寄了封信,裡面列了兩件舉手之勞,做完就給我過。
是什麼舉手之勞呢?❶先打個電話給爸媽,承諾以後一定用功讀書,❷再拿兩張稿紙,寫滿我○○○以後一定用功讀書,不要再辜負爸媽的期待。
就這麼簡單,你是不是也驚呆了。
總之,為了學籍,我當然很快就寫完了,交過去後教授也信守承諾,那學期就低空飛過。
說也奇怪,不知是二一的震撼,還是對父母的承諾生效,或者兩者都有。
總之我之後的成績突飛猛進,趁著寒暑假把學分補完,最後不但順利畢業,研究所還考了個榜首。
如果回到大一,我雖然成績不是最後一名,但要說我會考上榜首大概沒人相信,甚至還會有人懷疑我可能要念五年才畢得了業。
你一定猜到了,我說的貴人就是那位教授,他不只幫我解決了困境,更利用了我對父母、對自己的承諾(而且是白紙黑字賴不掉的),把我從名為快樂的泥淖拉了出來。
但仔細想想,把我當掉的教授不算貴人嗎?對一個上課愛來不來,甚至考試也沒認真準備的學生來說,讓他及格真的是好嗎?
我終於發現,貴人應該是在你懶散時會給你當頭棒喝的人,在你落魄時不吝拉你一把的人。
其他人可能是朋友、同伴、或是善人,但不會是貴人。或許他們可以是貴人,但沒機會展現出來,就不是貴人。
你發現了嗎,比起朋友,敵人更可能是你的貴人,因為敵人會清楚讓你知道不足之處(順便踩你一腳)。
那要怎麼找到自己的貴人呢,敵人aka貴人的那種不用特別找,自然會源源不絕找上門。如果是另一種的呢?我的心得是,問就對了。
真的有能力、有權力可以幫助你的,可能也都很忙,你沒開口,他沒時間也沒必要多管閒事。
雖然出了社會,我們要有個清楚的意識:沒有人有義務幫助你。
但有問才有機會,當年那個科目,很多原始分數比我高的都被當掉了,所以我很清楚:不是沒有空間,是你沒有開口。
三明治先生
三明治先生
文章: 6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