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印象很重要,看看《怪獸大學》的郝刻薄院長就知道

 趁著確診在家,跟孩子看了《怪獸大學》,孩子們是第一次看,而我已經不知道看過幾次了。


大家一定注意到這集裡的大反派:郝刻薄院長,比起來藍道雖然已經露出邪惡的本性,但在這集裡只是有點現實的角色而已。

印象中郝刻薄院長是人如其名,從一開始表明驚嚇學程只收精英,絕不會接收____就可以見得,之後更對大眼仔的試驗不屑一顧、貶低毛怪的一百零一招、在驚嚇盃最後一場前煽動毛怪動手腳、更在大眼仔驚嚇盃後擅自跑進通道門後,要求關閉電源,在在顯示出他不近人情的刻薄。

但這次看完我卻有不同的感受。

我發現郝刻薄院長有點像我們身邊的長輩,他們可能不太會說話,出發點都是為我們好,只是在當事人眼中未必是如此。

首先,對一個驚嚇學程的學生來說,如果無法成為驚嚇專員,修再多學分也是枉然,所以郝刻薄一開始就說,我們的目標是把出眾的學生訓練得更加出眾,而非讓平庸的學生不那麼平庸,因為「不那麼平庸」的學生終究也無法當上驚嚇專員,不如早早去學其他一技之長。

接著,在那堂試驗學生能不能留在驚嚇學程的課上,在大眼仔和毛怪不小心打壞了郝刻薄極具紀念價值的電力瓶後,結果是,繼續試驗。最後結果雖然是雙雙失敗,但毛怪電影前段有多混我們都看到了;而大眼仔直到電影的最後,甚至《怪獸電力公司》裡,都沒有表現出足以嚇倒人的實力,所以當郝刻薄判他們不通過也是剛好,甚至她點出的不足我們其實都知道,只是從她口中講出來覺得不服而已。

再來,她可沒煽動毛怪去調整儀器,我倒認為他是覺得可惜,因為萬事ok社裡有一個不可怕的大眼仔,注定無法(用正當方式)贏得比賽,而當大眼仔跑進通道門時,身為校方人員她並不是第一時間關上電源,而是等到不能再等了才做這決定,這做法在我看來也是仁至義盡了。

最後,雖然大眼仔跟毛怪都被退學了,但電影裡有講,這是「校長」的決定,可不是院長的,郝刻薄最後還去跟他們勉勵,而且還接受了萬事ok社的其他成員回到驚嚇學程。身為事件的2大主角,退學是規定,但其實萬事ok社靠作弊贏得比賽,郝刻薄沒有義務讓其他成員回到驚嚇學程,但她做了;她也不用再去鼓勵要離校的大眼仔2人,但她也做了。

看到我列出來的「郝刻薄」事蹟,你是不是也對她有點改觀了呢?

如我前面所說,我認為郝刻薄是用他在學校時看過這麼多學生,他不希望學生往錯的方向浪費太多時間,也不想浪費學校資源在明顯不思上進的學生上。

這樣的人,你可以說她現實,也可以說他嚴格,甚至是龜毛,但說是刻薄?我倒不這麼認為。

我認為電影很巧妙的用了名稱及外表(長得像蟑螂),塑造出討人厭的形象,但平心而論,她在劇中好像沒做什麼壞事。也沒辦法,我在家裡看到蟑螂閒晃也是過去給他一腳。

有趣的是,在原文裡,郝刻薄是叫Hardscrabble(汲汲營營的),其實是音譯來的,不過也真的是神翻譯,原文好像就沒給人這麼討厭的印象。

下次有長輩跟你碎唸時,想想郝刻薄,說不定他/她跟郝刻薄一樣,都只是面惡心善,大家就耐著性子聽聽看吧,說不定也可以讓你少走很多冤枉路呢!
三明治先生
三明治先生
文章: 6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