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登峰造擊》ー夢想值得燃燒全部生命,奧斯卡最佳影片之一,卻是我心目中最佳悲劇影片

閱讀時間: 少於 1 分鐘

 《登峰造擊》是部2004年上映的電影,當年拿下奧斯卡最佳影片、最佳導演、最佳女主角、最佳男配角等大獎,是當年的最大贏家。

但我印象中,當年這部片應該也不算特別紅,甚至我在Netflix找到它前,根本都還不知道這部片,是看在奧斯卡最佳影片的份上,才來看一下的。
這部片由克林·伊斯威特自導自演,劇中他飾演一位拳擊教練法蘭奇,並身兼拳館老闆及拳手經紀人的角色。
但做為經紀人來說,法蘭奇顯得太過保守,他總是不讓拳手越級挑戰,理由是拳手一旦輸了就再也沒機會了,但這也讓有心往更高階級的拳手不滿。
隨著多年訓練拳手的跳槽,法蘭奇對於經紀人這個工作顯得心灰意冷,這時的他只想好好經營拳館,但拳館卻來了個不速之客。
女主角瑪姬(希拉蕊史汪 飾)走進了他的拳館,一開口就說她想成為拳手,要法蘭奇訓練她。
法蘭奇正對訓練拳手這件事感到力不從心,加上瑪姬軟弱無力的拳頭及明顯超齡的年紀,法蘭奇一口就回絕了她。
但瑪姬並不放棄,日復一日到拳館訓練到半夜,住在拳館的清潔工史克(摩根費里曼 飾)忍不住教了她兩招。
原來史克也是前拳手,在他的第109場比賽中,經紀人因為失職不在場邊,法蘭克當時是他的隨隊醫生,眼看史克傷重又不是對手應該棄權治療,卻因自己不具經紀人身分而無法喊停,眼看著史克打滿15回合,最後失去了一隻眼睛的視力及拳手生涯。
於是我們理解了,「經紀人」擔負著如此重責大任,越級挑戰又有如刀口上舔血,難怪經紀人法蘭奇顯得如此保守。
在瑪姬的努力不懈下,加上史克的推波助瀾,法蘭奇慢慢打開心房,開始訓練了瑪姬,而瑪姬表現也非常好。
隨著瑪姬展露頭角,法蘭奇為她做了件拳擊披風,後面用蓋爾語繡上了「Mo Cuishle」,瑪姬並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,但在盛行蓋爾語的愛爾蘭出賽時,觀眾顯然情緒高漲不斷高喊這個詞,從此「Mo Cuishle」就成了瑪姬的代稱。
瑪姬試著問法蘭奇這代表的意義,法蘭奇卻不肯解釋,而瑪姬雖然可以但也沒有找人翻譯,「Mo Cuishle的意義」就此成為了兩人追求的目標,一個在等適當時機,另一個想創造適當時機。
如果故事結束在世界大賽,這仍然是個熱血好片,但要說奧斯卡最佳影片,可能還缺了一點。
這部片是名符其實的最佳影片,演完了世界大賽,還有40分鐘以上的篇幅,因為它有更深層的議題要探討。
警告:這部片在Netflix就有,以下爆雷會大幅影響觀影體驗,非常建議先看完電影再來看。
=====爆雷注意=====
在最後的比賽中,原本瑪姬已經佔了上風了,殊不知在鈴響要退回自己角落,法蘭奇把小板凳拿出來時,對手竟然從背後偷襲媽姬。
這一拳讓瑪姬脖子直接跌到了小板凳上,從此全身癱瘓。法蘭奇的惡夢又重現了,他的拳手又受到了無法回復的傷,而且這次還是跌到他放的小板凳上。
沒有奇蹟,後來瑪姬因為長期臥病,連雙腿也被截肢掉了,她跟法蘭奇說希望能幫忙結束自己的生命,因為她從一個什麼都沒有的服務生,努力到生命中最輝煌的時刻,即使最後沒有成功,但至少還能保有尊嚴。
法蘭奇其實有個女兒,但已長期沒有連絡,法蘭奇寄了信對方也不收,原因電影中沒有明講,不過這23年來,法蘭奇「每天」都去教堂做彌撒,足見他內心的悔恨。
23年,或許法蘭奇的女兒與瑪姬也差不多大了,這也能解釋為什麼他會從一開始說「我不教女人」,到後來對瑪姬呵護有加,甚至瑪姬癱瘓後也總是法蘭奇陪著她、照顧她。
「Mo Cuishle」之謎也隨之解開,跟著法蘭奇對瑪姬說的話,我們知道意思是「我的寶貝、我的骨肉(my darling, my blood)」
法蘭奇拒絕了瑪姬結束生命的要求,但他不是不能理解瑪姬的心情,他與神父訴說煩惱,神父極力反對,認為法蘭奇一旦這麼做,就再也找不回自己了。
法蘭奇說:我想我已經找不回了。
法蘭奇幫了瑪姬最後一個忙,之後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,但他再也沒有上過教堂了,或許,做了這個決定後,他已經不再悔恨了。
這部片可以跟《蝴蝶效應》、《美麗人生》並列我心中最悲傷電影,但除了感嘆造化弄人外,史克在劇中睿智看出法蘭奇的天人交戰,說了「每天都有人死,但那些擦地板、洗盤子的人,死前的想法是『我沒達成我的夢想(got my shot)』」
比起當個服務生,拳擊才是瑪姬的夢想,與其死前後悔自己沒有機會嘗試。或許盡力嘗試,即使最後功虧一籄,對瑪姬來說更不枉此生吧。
三明治先生
三明治先生
文章: 7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