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白正義-偏見就像前女友,後來才發現少了她也能活

《黑白正義(Marshall)》是2017年美國上映的一部法律傳記電影,講述美國首位黑人大法官瑟古德·馬歇爾(Thurgood Marshall)的故事。

馬歇爾的一生都在為了種族平等努力,最有名的案件是1956年「布朗訴教育委員會」,這案件一舉打破了南方學校的種族隔離政。

或許馬歇爾沒有馬丁路德.金的名氣,但影響力可是一點也不輸,有人說:「馬丁.路德.金之所以在20世紀後半葉能夠作為最重要的民權運動領袖脫穎而出,就是因為馬歇爾在1957年之前20年裡的工作。 」

而這部電影發生在「布朗」案之前,在馬歇爾還在有色人種協會擔任義務律師時的一起強暴殺人案。

※防雷:相信你一定猜得到這則案件的結果,而我在接下來的介紹會隱藏電影中最精采的幾個轉折,儘量以不影響觀看的方式介紹。

當時是連飲水機都還會貼上「白人專用」的年代,公共場所也常見激進白人會針對黑人暴力相向,甚至在電影裡我們看到,連法官都有明顯的種族歧視,而馬歇爾得要在這種情況下奮鬥,最後他在有色人種協會參與了32樁案件,只有3件敗訴。

邀請大家思考一下,在社會如此不平等的狀況下,另外3件案件是否真的有罪,而在馬歇爾沒有參與的案件裡,又有多少冤案呢。

案件是白人雇主艾蓮諾控訴遭到黑人管家史貝強暴,並被丟下水庫試圖殺害,而史貝宣稱他當天晚上都在酒吧喝酒,回程還遇到了警官盤查,可以證明他的清白。

但這個案子卻沒這麼簡單,由於法官有明顯偏見,不只禁止馬歇爾在法庭發言,在選任陪審團時,同為黑人的候選人被否決,明顯有偏見的白人卻能入選。

經由馬歇爾與夥伴抽絲剝繭,找出對方證詞中的漏洞,例如多次求救機會卻沒有任何求救行為、把人丟入平靜水庫而非僅在橋對面的急流的合理性、最後是艾蓮諾聲稱史貝用大石頭丟他,但現場根本找不到大石頭。

但隨後馬歇爾也發現了史貝也隱藏了一些事實,他聲稱他獨自一人開車遇到警察盤查,但艾蓮諾在”遇害”的當天也說出了相同證詞。

馬歇爾與夥伴律師山姆,為了這樁案件付出了許多,他們同時成為了全國關注的人物,也引來了仇恨犯罪,他們都被激進白人攻擊,但連看電影的我都不禁懷疑,事實的真相會不會根本不值得他們這麼做。

故事迎來了最重要的轉折,為了各位的觀影體驗我就不說明了,只能說不管黑人或白人,之所以不能說出真相,不是真相本身的問題,而因為是說出真相的後果。

馬歇爾在充滿偏見法院中取得了勝利,但我們可以從法官與陪審團的眼中,發現他們(充滿偏見)的信念產生了動搖,史貝案讓他們意識到,不管黑人或白人,人就是人。

另一方面,故事的最後,馬歇爾在車站裡寫著”白人專用”的飲水機取了一杯水喝,旁邊另一個黑人看著他,眼神從驚懼轉成了敬佩。

當我們習慣偏見時,偏見就像生活的一部分,是不需思考的反射動作,直到有人提醒我們還有另一種選擇,而馬歇爾就是那個人。

三明治先生
三明治先生
文章: 6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