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圖謀》——一群年輕人改變了世界,但現實又狠狠教訓了他們

一群好友怎麼有辦法拉到贊助,進而開發出Google Earth的原型?他們的創意又是怎麼被Google偷走的?整個陪審團都是Google用戶,他們要怎麼扭轉頹勢?團隊中2個靈魂人物,又是怎麼反目成仇,幾十年不說話的?

如果以上的問題你都感興趣,那你一定不能錯過Netflix的影集《圖謀》,這是一部有友情有科技、團隊的衝突拉扯與創作焦慮點滿,而且圍繞在真實訴訟的影集。

故事要從1990年代說起,一個藝術家「卡斯登」跟一個技術高超的駭客「朱里」,想出了一個認識世界的新方式,並創立了「泰拉視覺」。

我們現在看起來稀鬆平常的功能,在當時是人們想都沒想過的,原因除了硬體的限制外,大家也不知道做出這個東西可以做什麼。

但在當時「泰拉視覺」的創辦人早就看得比別人更遠,但問題是他們沒有資金,憑著一股熱情是無法支撐他們做出泰拉視覺的。

於是他們得要拉到贊助,否則一切都是空談。問題是,他們真的看得太遠了。在亨利.福特發明汽車以前,大家只想要更快的馬。

在1990年代,大家對網路還是半信半疑,美國矽谷或是他們這些電腦宅,會相信未來是網路時代,會了解一個全球的圖像地圖可以帶來什麼應用,但其他人可不這麼想。

還好藝術家「卡斯登」擅長賈伯斯的「現實扭曲力場」,靠著三寸不爛之舌拉到了德國電信的贊助。他們準備在之後的京都電信年會上展示,只不過時間緊迫,他們只能不眠不休的開發軟體。

最大的瓶頸就是座標系統,一個沒用好,整個軟體會像觸電一樣跳來跳去,這也是他們卡關最久的地方,因為一旦在年會上推出了有瑕疵的作品,就會加深新科技在人們心中華而不實的印象。

他們擔心的還不光是自己的前途,更重要的是他們對泰拉視覺的期待。他們希望有一天,大家能在網路找地圖、門牌、甚至把店家都放上這個圖台,任何人只要手指一點,就能找到自己需要的東西。

焦慮把朱里壓得喘不過氣,結果他因為換氣過度進了醫院。或許是在醫院這種環境下,加上卡斯登的一句話讓他有了靈感,最後他們想出了解決辦法,成功在年會上大放異彩。

這也引起了美國工程師布萊恩的注意,他們到矽谷碰面,朱里與布萊恩兩個工程師一見如故,相談甚歡後布萊恩邀請朱里到美國發展。

相較德國的保守,美國矽谷當時充滿創造力且資金豐沛,只要選擇了美國,他們對泰拉視覺的期待都將會成真,這讓朱里非常心動。

但卡斯登不想,雖然他們兩個是團隊的靈魂人物,但其他人也是不可或缺的,他的夢想是與原本的夥伴一起打造出他們理想的軟體。

在夢想與現實的拉扯下,一邊是具有革命情感的多年好友,但另一邊是美國矽谷,有成千上萬跟布萊恩一樣的天才工程師,朱里會怎麼選擇呢?他們的創意真的是被Google Earth偷走的嗎?他們的訴訟結果如何?

我們現在的生活是被一群充滿熱情的發明家改變的,不少人因此賺進大把鈔票,但朱里與卡斯登卻陷於訴訟之中。非常推薦大家這部《圖謀》,來看看一群小人物是怎麼改變世界,而後又怎麼被現實教訓的。

三明治先生
三明治先生
文章: 6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