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奇葩國中老師,或許我們都太小看他們了

閱讀時間: 少於 1 分鐘

有時候會突然想起我的國中老師。

我國中第一個導師是個女老師,在校以嚴格出名的,但一般人不知道的是,她的情緒波動也很大。

她是那種前一秒跟你笑笑講話,下一秒就會突然暴怒,可能是你的回答他不滿意、或是態度太放鬆、或是莫名就生氣起來。

以一個國中生來講,我們跟導師的關係其實不算太差,尤其是她會要求我們參加各種才藝,常常要在六日時到校練習,放假練習時她也是相當親切,如果得獎了也很大方,大家也都很開心。

不過就不知道我們大家每次練習都全員到齊,是因為我們在她的帶領下非常團結,還是只是沒人敢不來罷了。

不過我倒是滿受不了這種個性,搞得我跟他講話都戰戰兢兢的,要開玩笑也不是,畢恭畢敬的態度有時她又覺得我覺得自己太拘謹。

事實上當時也常被她罵,總有一種被當靶抓出來殺雞儆猴的感覺,處處被針對。

後來國二分班時,本來我的成績就會分到她帶領的好班,只是我後來用了些小手段,在期末考時手動把分數調低,最後沒分到她那一班。

國三導師就比較隨和一點了,雖然不是最好的班,不過我在那裡就比較自在,最後也是考上第一志願。

會突然提起這段往事,是因為經過了二十多年,突然覺得國一導師她情緒控管或許沒有我想的那麼差。

舉例來講,當時其他班級好幾個男老師普遍比較風趣一點,上課會講笑話、下課可以跟學生玩成一片。

但這種男老師就是偶爾會暴走,暴走跟前面講到的暴怒不同,是會摔桌椅打巴掌的那種,如果是這個時代可能新聞可以報個三天之類的行為。

反觀我的國一導師,雖然會罵人會體罰會打人(當時是正常的),但倒是沒有暴走過,讓我不禁在想,這些暴怒可能是有意為之的,也就是一種管理手段。

反而是那些平常可以表現出好好先生的老師們,壓力累積下來一次爆發就很難控管了。

想起來當國中老師從二十多年前就不容易了,跟學生太親近就被騎到頭上,對學生太兇就被怨恨、取難聽外號。

不用點手段真的很難啊,想起來每個老師都有自己的手段,只是國中生哪想那麼多,直接都歸類在他們本身的個性上。

仔細想想當時的老師帶班,可能可用手段比較豐富一點,真的各種老師都有,表現結果也大不相同。

我記得當時隔壁班有一個老師被學生打了幾次,後來那個學生分班後跟我同一班,最後出社會我們也算熟識,就後來成績不錯,也不是那種很壞的人。但也沒熟到問他,當時為什麼要打老師是了。

我想,如果每個老師的帶班方式,都不只是因為本身個性,而是經過思考、摸索後的制度的話,為了追求更好的績效,總是會有些人被犧牲,或許他就是那個總是被犧牲的人,說不定我也是。

三明治先生
三明治先生
文章: 6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