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心之所歸》( A Fortunate Man , 2018 )不幸的人用一生治癒童年

閱讀時間: 2 分鐘

今天要介紹這部丹麥片可能是今年我最喜歡的一部片,滿分是100的話我會給它90分以上。

《心之所歸》(A Fortunate Man)入圍了2018年奧斯卡外語片,故事一開始就是年輕兒子佩爾申請上了城市的技術學校,但與牧師爸爸起了激烈衝突。

這部片從一開始就張力十足,而之後還會越來越精采。從他們父子言談之間看得出來,爸爸認為他應該潛心宗教,同時認為賺錢的想法會使兒子墮落。

到了城市的佩爾很快展現出了工程的天賦,他設計了風車運河系統——用風車抽取地下水改善沼澤地,同時形成一條貫穿丹麥的運河,風車發的電還能照亮整座城市,同時改善了丹麥的經濟、運輸、能源系統。

但學校老師不以為然,這裡我們看到了一個懷才不遇的天才少年,想必接下來他就是要克服重重的困難了吧,甚至認為這可能是真人真事改編,原型可能是丹麥的國父之類的。

不過事情沒這麼簡單,佩爾的心境我分成三個階段來說,這個階段的佩爾努力要展現自己的才能,為的可能只是要反抗他爸,他想做出一番事業來讓父親對他刮目相看。

所以他不想等到畢業,連上課中都在構思他的超級發明,雖然身無分文而去打工,但只想打零工,要隨時把多餘時間留下來畫他的設計圖。

在打工過程中他遇到欣賞他才能的女朋友,就連兩個人在親熱時,佩爾也不忘不斷宣揚他的發明原理。

這裡我們看到一個不甘寂寞的人,迫不及待想讓人尊敬他、佩服他,其實我認為就是把爸爸的形象投射到所有人身上。

為了達成這個目的他可以不擇手段,例如女友要資助他,他就欣然接受了;又如他刻意「巧遇」富豪公子薩洛蒙先生,當對方讚賞他的想法,邀請他到家裡用餐分享想法給爸爸時,他發現自己沒有樣的西裝,因此他去西裝店誆騙了一套西裝。

我們可以看到,在這個階段佩爾的心思都專注在自己的發明,與別人的看法,他似乎也認為,為了自己的大義,別人的犧牲算不了什麼。

就在他努力打進上流社會,大家對他的發明也都十分讚賞,就連薩洛蒙家族的小女兒也對他傾心。就在這時,哥哥捎來了父親病重的消息。

跟父親交惡的佩爾拒絕回家探視,但明顯變得更急功近利,他把追求目標從薩洛蒙家的小女兒轉向已經訂婚的大女兒,在傳統猶太人家族中,大女兒會繼承大部分遺產。

而他也真的成功了,一步步接近夢想的同時,卻也傳來了父親病逝的消息。

佩爾表面看起來無所謂,但實際上卻受到了很深的影響——沒了父親,我的成就要證明給誰看?

這時的佩爾進入第二階段,他開始自我毀滅。

明明準岳父找了一群富豪要資助他,只是為了通過政府那間,需要佩爾對一位政府官員,為他之前的無禮道歉,完成這件事後,他的發明問世就只是時間問題。

但佩爾拒絕,乍看會以為是他太過年輕、傲氣太重,但我認為父親的死讓他的努力都變得白費才是主因。

隨後媽媽也過世了,佩爾的自毀傾向也更趨嚴重,因為葬禮的關係他回到了鄉下,又因為在家沒有容身之處所以到了牧師家借住。

想不到才一看到青梅竹馬的牧師女兒,佩爾就決心追求她,不顧原本的婚約在身。

其實佩爾所有的感情都是帶有目的性的,第一個窮女友是當時唯一了解他,會聽他說夢想的人;薩洛蒙家的小女兒是他通往豪門的鑰題;大女兒則是他達成夢想的關鍵;而現在,牧師家的女兒則是他在父母過世,不知為何而戰時的逃脫方案。

從這段劇情我們知道,佩爾一直以來就不喜歡城市,他努力讓自己融入城市、融入薩洛蒙家族的高級宴會,都只是為了反抗他爸而已。

因此在父母過世後,他迫不及待想逃離城市,一回到鄉下看到田園風景就忍不住感嘆,這才是他最懷念的風景。

在此之前,他與未婚妻去旅遊時,也曾在壯闊的風景下喊出「這才是生活」,代表他一直以來喜歡的就是田園生活。

在拒絕了政府單位、拒絕了資助富豪們後,他又拒絕了自己原本的婚約,從前途無限的天才工程師,變回了一無所有的窮小子,回到田園與牧師女兒結婚。

第三階段的佩爾與第一階段同樣懷才不遇,這次他被困在家庭生活中。

他除了一開始到城市去打過一天工外,就沒有再為任何人工作過——先是窮女友養他,接著是薩洛蒙家族資助他,後來進入家庭仍然每天在畫他的圖。

但時間是殘酷的,在田園生活十幾年後,小孩都已經到了國小的年紀了,而佩爾還是一事無成。

當然他的模型越做越多,圖越畫越細,但這些圖紙從來沒轉成現實。

一天他想跟兒子分享爸爸的偉大發明時,兒子不小心把他的模型弄斷了。佩爾暴怒對兒子發火,把兒子罵跑了以後自己默默修理壞掉的風車。

怎麼修理呢,就只是把木頭插回去而已。值得發這麼大的火嗎?我想他發火不是因為模型壞掉,而是因為模型壞掉,認清到他的夢想,那個把全丹麥都插滿風車、興建運河的夢再也不會實現了。

整部片到了這裡,佩爾才終於回來面對現實。

後來岳父幫他介紹了附近農場的工作,因為農場沼澤地太多了,聽到佩爾的發明可以讓沼澤變良田,甚至還能強化灌溉系統與電力來源,農場主人當然是求之不得。

我們看電影的觀眾都知道,佩爾的發明是很有價值的,而所有在佩爾身邊的人也都知道,但這個夢想,直到至少15年後才實現了一小小步。

其實如果佩爾早點認清現實——不可能一步登天——先好好取得學位,再從小農場開始試驗,最後推廣到城市乃至於全國,也許15年的時間足夠了。

佩爾一心想逃離鄉下,結果繞了一圈,最適合他起步發展的地方就是這裡。

片尾有點淡淡的哀傷,我們都以為電影裡的天才總是可以過關斬將,但無法跟現實低頭,更無法認清自己的情況下,就只能在深山裡默默無名的死去。

年輕的佩爾很自負,也不珍視旁人對他的好,但我建議在看這部片時,應該要代入佩爾的生長環境、他跟家人的相處關係,那種再不成功就沒有意義的急迫,在觀看時會更有共鳴。

《心之所歸》雖然是2018年的新片,但影片中沒有好萊嵨現代電影的幽默,而是好好把一個故事講好,用劇情撐起了167分的片長而且絕無冷場,絕對是相當值得花時間細細品嚐的好片。

三明治先生
三明治先生
文章: 67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