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次安倍事件真的令人震驚,事件後最多人在問,「隨扈」這個職業是不是過譽了。


我也去找事發的影片來看,的確整個反映是有點慢半拍,那個公事包拉不開的畫面我也真的是無言。

我印象中的隨扈,尤其是總統級的隨扈,應該都是兇悍、敏捷、專業的,但這次的影片裡呈現的卻不是這樣,其中還有在幫忙拍照,讓人懷疑他們公事包是不是真的也放了行程資料了。

其實仔細想想,隨扈這個工作性質也滿特別的,算是符合塔雷伯說的「脆弱」的特性。

原本以為重要人士沒幾個,但上網一查才發現,有的公司連高階主管都有聘請隨扈,以往「精英」的印象就有些動搖了。

當然隨扈一定也有分等級,不過這工作免不了一定要花很多時間、精力,因為保護標的走到哪,一定得時時盯著、精神也一定要保持緊繃(不然可能就像這次)。

而這工作要怎麼出人頭地呢,可能要幾萬個小時都成功完成任務,然後跟著同隊的十多個人裡選出一個升官。

看起來不太容易吧,不過要失敗只要遇到一次事件,正巧又沒發揮到作用,可能隨扈生涯就要告終了。

說實話,我不認為隨扈有那麼厲害,尤其是要兼顧政治人物親民的形象,又是在不能安檢的戶外時。

我也不相信隨扈都有這麼專注,因為專注一定帶著一些緊張,做了幾萬個小時風平浪靜的工作,沒了專注,再專業也沒用。

結果這工作就有點像在賭古代的俄羅斯輪盤,可能是幾千次發射才一有一次實彈,贏了獲取微薄薪資,輸了付出生命(說不定是真的生命)。

這麼一想,隨扈這工作簡直不是人幹的,工作需求高(可能要特戰出身或身懷武功)、責任高、風險高、工時長、工作環境差(大熱天還得穿西裝)。

我認為好的工作,除了待遇要跟責任/工時符合比例外,最重要的就是風險的致命度與頻率了,換句話說,就是工作的「脆弱度」。

隨扈這種就是久久來一次風險,但風險都十分致命,同樣狀況的還有醫生、消防員、警察等等。

另一方面,符合反脆弱的工作,應該是會常常給你中等風險的挑戰,你有時成功有時失敗,但總不致於喪命,反而使你更加強壯。

一般公司職員應該都屬於這類,甚至超商員工、外送員等等,大部分工作中出了一點錯,並不會直接被解雇,如果你的職位是有前景的,每次的挑戰對你來說都是練習。

我們常常會羨慕別人領著高薪,卻看不見他們擔著更大的風險。

如果從長遠的角度來想,你應該希望你的工作是關關難過關關過,而不是久久來一個Win or go home超級大難關吧。
三明治先生
三明治先生
文章: 584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